逝.冀

从开始到现在(平行世界养娃梗)(四)

😊😊😊

前锋之心:

四、


 @逝.冀 GN点的被老师叫去的梗。我好像理解得不是很对。。。


昨天在评论里所有提到的关于穆二的场景都会写,因为那是我在lof发表的第250篇文章。


10、


这两天总算不那么忙,曼努在心里暗暗祈求这样的日子再多一些。他可以回家睡觉,陪克里斯吃完早饭再去上班。不过克里斯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小朋友的脸,克里斯一直低着头,避免和他目光交流。最终他还是靠在克里斯额头上试了试温度,没有发热。临出门时克里斯依然一张不高兴脸,“真的不用送你吗?”克里斯大力甩上门作为回应。他有些无奈地坐回到沙发上,想着什么时候该和他好好谈一谈。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克里斯待在一块,他可不希望克里斯渐渐变成一个脾气古怪的人。


上午在各处病房巡视完毕回到办公室之后,有人告诉他克里斯的学校打过电话,他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回拨过去,等他赶到学校时,上午的课程刚刚结束。他从窗口看到,坐在教师办公室里的克里斯一脸无聊的表情,在他走进门的一瞬间,克里斯变得惊慌失措,他看了看教师的脸,又看了看曼努,然后迅速垂下眼睛,脸颊和耳朵马上就染红了。


“好的,我会好好了解情况,然后和他谈一谈。”曼努和教师这样保证着,站在一旁克里斯的眼泪不断地流下来,连他的老师都感到惊讶了。她轻声对曼努说,“请您一定不要太严厉,克里斯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曼努有些无奈,但他能明白为什么别人会这么想,谁叫克里斯总是一看到他就变得那么爱哭呢,他摸摸克里斯的头发,叹了一口气。


在开始说话之前,曼努递给他一盒纸巾,克里斯哽咽着说了句“对不起”之后就泣不成声。“为什么打架?”曼努问。


“那帮人看我不顺眼,”克里斯断断续续地说着,曼努逐渐了解了,高年级的一群孩子试图证明他们的权威,克里斯和他的朋友们却不买账。“我明明没碰他,但是他们忽然一下子全都涌上来说我先动手的,”克里斯越说越生气,终于停下以后发现曼努的眼神看上去十分平静。


“我真的没有先打他。”他小心翼翼地重复了一句。


“这么说吧,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儿,”曼努说,“我相信你,被人怀疑的滋味很不好受。”


克里斯看起来又要哭了,他赶紧抽了张纸巾擦擦眼睛。


“首先你得保证,不过什么时候都不要像你讨厌的那群人一样,仗着自己年纪大和人多就欺负人。”


克里斯赶紧点点头。


“然后,你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如果老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你的朋友也不会开心的。”


克里斯惭愧地点点头。


“如果他们再来挑衅你怎么办呢?”曼努问。


克里斯茫然地咬着嘴唇,摇摇头,“我就……躲开他们。”


“来,我告诉你,”曼努拉着克里斯的手指点着,“动作要快,力量要大,打到他们求饶为止。”


克里斯有点跟不上节奏地瞪大眼睛。


曼努一下子笑了出来。


摸摸他的头,“没关系,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和同学发生冲突也不要紧,被教导主任叫家长也不要紧。”


“不过发生了事情你要马上告诉我,不要怕麻烦我,你自己忍着一晚上也很辛苦吧?这些都是属于我该做的事情,没关系。”


老实说他一开始听说是学校的电话真有些吓到了,还以为克里斯出了什么事,听到是和同学打架,这才放下心来。




11、


托马斯是在工作结束后接到学校电话的,那时候他刚完成一个取材,正好离学校没多远,所以当他赶到学校的时候,速度之快连老师都惊呆了。不过当他听清楚老师的说明之后,当场发出了更加令人惊呆的大叫。


“不可能!!”


“我家梅苏特一看就是这么安静懂礼仪的孩子,说他和同学打架一定是看错了。”


老师觉得有点头痛,然而还是耐心地解释着,“梅苏特把另外一个同学推到地上的事情很多别的同学都看到了,我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拉开,但是两个孩子手上都有轻微地擦伤……”


“什么?”托马斯赶紧抓过梅苏特的双手仔细检查着。


梅苏特有些不情愿地把手缩了回去。


另一个孩子的家长还没到,略有点呆滞地望着这边的热闹,托马斯忽然转过头问,“孩子,说你们俩打架,是真的吗?”


老师赶紧说,“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梅苏特也承认是他先动手推同学的……”


“天哪!”托马斯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所以请您来一起教育一下……”老师见缝插针。


“能让梅苏特这么生气,”托马斯嚷嚷着,忽然想到那孩子也在这,于是凑到老师跟前小声说,“一定是他做了什么让人无法忍受的事儿,您就没有去了解一下吗?”


……


“你该跟他保证回去好好教训我,事情就完了。”梅苏特无奈地说。


“那可不行,这是立场问题。”托马斯说,“现在你告诉我他做了什么?”


“他把死掉的小鸟扔到我书包里,之前还有扔过别的死掉的虫子,他说我是喜欢尸体的怪人。”梅苏特说,“他弄坏过我的蝴蝶标本,还把学校养的兔子的毛偷偷剪掉,他还说我长得很奇怪……好吧,这没什么。”


托马斯嘴巴动了动,他有好多话想跟梅苏特说,告诉他人们总是喜欢用是否常见来评价事情的好坏,通过对弱者显示权威来获得满足,用习惯做借口来正当化自己的恶意。以及,“他还是个孩子”这样的话是最有效的免罪符。


不过他有些担心梅苏特能不能听懂。


“你不用安慰我,”梅苏特看了他一眼,“那些传记作品里都有,一个杰出的人一生中总免不了会遇到一些……额,杂碎。”


托马斯愣了一下,接着放声大笑。


梅苏特有些无奈地撇过头,并在内心虔诚地祈祷路人不要注意到这里。




12、


那孩子哭得很凶,而他爸爸长得更凶,安德烈看上去一脸害怕,不过没有哭。马尔科心里盘算着是安德烈打了人家,正犹豫该怎么道歉,谁知道那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父亲跨了一大步冲到他面前。


“我是你的球迷,”他伸出手,并请求马尔科在他的帽子上签名,大概是太紧张了,竟然没发现这帽子是自家俱乐部产品。


“你的老师要求我不能再让你把玩具带到教室里,”马尔科说,“为了彻底一些,我以后再也不会给你买你要的那些东西了。”


这个处罚太严厉了,安德烈躺在座椅上半天起不来,过了好久他才缓过来,充满期待地问,“如果是很喜欢的呢?”


“也不行。”


“非常非常喜欢的呢?”


“还是不行。”


“圣诞礼物也没有吗?”安德烈抱着最后一丝期望说着。


看着那双蓝眼睛,马尔科觉得心里软了软,他捏捏安德烈的脸颊,“那你要一直做个乖孩子。”


回到家安德烈脱下外套,马尔科忽然发现他的手肘上肿起来一大块淤青,“怎么回事?”马尔科皱着眉头。


“我让他把模型还给我,他就推我。”安德烈一边玩着他的遥控小汽车一边说。


“那他为什么哭,你推他了吗?”


“没有,然后老师就来了,然后他就哭了。”


“那你为什么不哭?”马尔科心想你要是也像在家里一样那么能嚎我说话也能大声些。


安德烈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


“下回他再推你你一定要揍他,老师来的话你也哭。”


安德烈停下手中的游戏,抿着嘴看着马尔科,没答应,也没说不行。


看看坐在地上的孩子,马尔科忽然觉得很头痛,如果真打架的话,安德烈……基本上不可能会赢吧。


“那……以后怎么办?”马尔科坐到他身边。


“那我就跑啊,而且他打得不疼。”安德烈信心满满地说。


“跑什么,你跑得那么慢。”马尔科被逗乐了,伸手戳了一下淤青的地方,安德烈马上“嗷”的叫了一声。


“不疼你叫什么?”


安德烈朝后缩了缩,眼睛里多了些水光,他把那只胳膊藏在背后,说,“不疼,一点都不疼。”


这之后两天他只要看到马尔科看他的胳膊,就会小心地躲开一些,像是一只被踩过尾巴的猫咪。


马尔科心里暗暗发笑。真好玩。


后来某天,淤青基本消散了,他又故意坐到马尔科身边,特意伸出胳膊。好像在说,“来吧来吧我不怕你。”


马尔科忽然大叫一声,安德烈跳起来就跑,他们在屋里追逐了好一阵,孩子终于被逮到,因为被挠痒痒了,所以发出咯咯的笑声。


到底是小孩子,跑了一会头上身上就都是汗。马尔科替他松了松身上的衣服,一股带着汗酸味的热气就往外冒。


他忽然想,过阵子安德烈不在这儿了,可能还会感到有点寂寞吧。



评论

热度(54)

  1. 逝.冀前锋之心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