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冀

【生死】大圣X江流儿

DeathCy:

最后一把糖,我要撒的感天动地(大雾)




法明死的时候很安详,那天天色正好春光明媚,如同每一个普通的清晨,江流儿叫醒傻丫头和八戒去洗漱,大圣到附近镇上去买吃食,法明则早起进行例行的早课。


 


法明端坐在佛前,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细碎的灰尘在光柱中悬浮,时间仿佛静止,嘴间的经文渐渐停了,一抹安详的笑意浮现在那慈祥的面庞,一如每一次江流儿古灵精怪后那个包容又无奈的笑容, 这位年过耄耋的智者或许早有所感,那是他留给世间的最后一抹微笑,看淡这大道无情,看淡这生死两难,那唯一的无奈与不舍或许就只有在他记忆中那个还依旧大呼小叫上蹿下跳的孩子了吧。


 


 这个早课太长了,长到江流儿准备将他吓醒也未能实现,长到傻丫头的苦嚎惊天动地也未能结束,长到所有人都一厢情愿的相信或许这位老人只是睡了。


 


枝头的黄莺唱着歌,不远处溪水叮当远去,一捧黄土洒在身上,第一次江流儿与大圣起了争执,已是束发的小和尚抱着冰冷的尸体哭得像个孩子,他不允许有人将这位养育他的老者埋入黄土,即使是他最崇拜的英雄也不例外,他坚信着或许下一刻这个严厉又和蔼的老者会睁开眼给他一杖,教训他不能如此没出息。


 


即使生来便知总有一日死之将至,但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又有多少凡人能无动于衷,又有多少凡人能笑看生死,天地无情,凡人也不过蝼蚁。


 


到底是埋了,小和尚被施法晕了过去,傻丫头哭昏哭累了便睡着了,猪八戒抱着丫头,大圣抱着江流儿,这位慈祥的老者终是长眠在了这三尺黄土之下,山清秀水鸟语花香的山谷中响起一阵哀乐悠悠的时断时续,吹到后来一个破音没了声息。


 


“呆子,你何时会吹笛了。”猴子将怀中的小和尚拢了拢,细心地为他擦去脸上的泪痕,没话找话道。


 


坐在溪边大石上的八戒摸掉眼角的泪珠,不服气的瓮声回道。


 


“好歹我天蓬元帅在这凡间也呆了这些时日,这点雕虫小技算得了什么。”


 


“嗤。”怕是想调戏哪家姑娘学的一手把戏,只可惜耐不下性子,这都没学熟。


 


猴子拭去小和尚长睫上的水珠,却止不住眼尾不断渗出的泪水,挑起一粒塞进嘴里咸的泛着些苦。有时候漫长的岁月也磨人,让他们都忘记面对生死时最初的悸动悲痛,甚至忘记了泪水的味道,见过了太多的悲欢离合,生死分离那颗心也开始变得麻木,这大概便是报应,拥有了法力拥有了寿数,怎能还贪心渴求爱恨。


 


猴子施的法很轻,然而小和尚直到月上枝头才悠悠转醒,八戒自称带着傻丫头散心去,等猴子安顿好小和尚就没了人影,知道八戒虽马虎心地却不坏,此时自顾不暇的大圣也由他去了。


 


小和尚醒的时候不声也不响,时刻注意着的大圣只是一溜神,那对漆黑的眸子就已经睁开了,却是没哭也没闹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新月,应是不知如何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坐在床前的大圣站起来,从晌午昏到现在也早该饿了,他准备去拿些吃食来,再怎么伤心也要吃点,身体最重要。


 


步子还未迈开,一只冰凉的手就紧紧的拽住了他的大掌,哭腔里带着颤音,直疼到大圣心坎。


 


“大圣,连你也不要我了么?


 


这哪受得了,大圣当即回身将坐在床上的小和尚死死的搂在怀里。


 


“我孙悟空以心魔起誓,对江流儿永世不离。”


 


小脸埋在熟悉的肩窝中,青涩的面庞上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转瞬却又变的悲伤。


 


“可是我会死啊大圣,就像师傅一样再也醒不来了,到时候大圣怎么办呢。”


 


大圣面色一凝,他甚至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如果那具冰冷的尸体变成他心尖之人会怎样,谁说他忘了爱恨,这刻苦铭心的恐惧又如何解释,手上大力的甚至想将小和尚揉碎在怀,真到了死生一瞬时,什么三界轮回,什么生死命数怕都见鬼去。


 


半天未得到回答,小和尚又想到了什么自嘲道:


 


“我怎么忘了,大圣还可以回花果山的呀,那里那么多猴子,大圣怎么会寂寞呢,说不定回去找一只母猴子,还会生一窝小猴子。”


 


说到这小和尚反倒笑了,只是难掩眼中的落寞。


 


没等再继续,大圣反应过来了斩钉截铁的将后面的话一口打断。


 


“不会,有我在,就是那玉帝老儿都休想动你一根寒毛。”


 


“不,大圣不要,我不想让大圣受伤了,大圣是你说的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的。我死了大圣就回花果山吧。”


 


听到这话大圣急的眼冒红光,这小屁孩怎能这样说,他死了就以为他会好过么。一把抓住他瘦弱的肩膀,猴子看着那双暗淡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宣誓着。


“俺玄铁铸身,刀枪不入,五指山下五百年不损分毫,你要非让俺老孙眼睁睁看你变作枯骨灰飞烟灭,除非我已挫骨扬灰,否则俺老孙只要存于天地一日,你便休想弃我而去,即使是你自己也不成。”


 


泪水决了堤,如同汹涌的洪水,眼看着刚才还好好的一下子就失了控,积压了一天的悲伤和泪水这一瞬终是忍不住了,大圣瞬间手忙脚乱起来。


 


“哎哎哎,别哭啊,别哭,是俺老孙太凶了,别哭啊,别哭。”


 


小和尚把头埋在大圣怀里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像个无助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支撑自己的天地,就这样将一切情绪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对方。


 


“大圣。”


 


“我在。”


 


“嗝,大圣。”


 


“我在。”


 


“大圣”


 


。。。。。。。


——————————


不出意外最后一篇圣江,也该出坑了。


写混沌写着写着突然有了圣江的脑洞我也是醉了,所以。。。混沌一字未动。。。。。


把之前的糖贴出来好了,希望大圣快点出下集,让我再这样疯一把吧。


【净土】圣江   http://deathzy.lofter.com/post/1cceef4b_7be0b5a


习武】圣江  http://deathzy.lofter.com/post/1cceef4b_7cda14d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