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冀

【BH6】How could I say goodbye ?

看哭了

葡堂堂:

 


  *亲情向。


  *私设是小时候的兄弟俩是一起睡的,哥哥半夜带弟弟上厕所啊拿饮料啊之类的这样w


  




  “——为什么我们差了这么多?”




  小时候的他站在那里,仰头看着面前正伸手帮他从冰箱里拿牛奶的Tadashi,像是感到了极大的不公平般的,鼓着脸愤愤不平地抱怨出了声。




  “……嗯?”


  正准备扭开盖子的Tadashi有些忍俊不禁,他偏头看了眼正坐在儿童椅上扭魔方的孩子,挑起的眉头下的目光只是轻飘飘地滑过孩子肉呼呼的小手里正翻转得飞快的正方体。




  他将牛奶倒好推到孩子面前,看着孩子放开正好被完美地拼好的魔方伸手接过去后,笑着重复了一遍孩子的问题,口吻听起来像是感慨,又像是叹息:


  “……为什么我们差了这么多?”




  他一副在思考应该要怎样斟酌好用词来回答的模样,但最终也只是眨了眨眼,语气迅速一转——


  “——嘿,Hiro,先擦擦嘴角的奶渍。”




  这样出声提醒后,望着对面的孩子在微楞后带着微窘迅速地擦拭起嘴角的模样,Tadashi没忍住闷笑出了声,等Hiro写着“我很认真”的目光瞪过来后,才赶紧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敛住笑意。




  “唔……实际上,这个问题,我猜我没法回答。”


  这样说着,他伸手将孩子拼接好的魔方拿到手里把玩了一下,眼底的笑意落到对面因为他的回复而再次拧起眉的孩子身上,就这样一点点柔软了下来。


  “……但是我想,这并不重要。”




  他起身将牛奶和玻璃杯收好,然后将身后明显是不满意他的回复的,仍旧鼓着脸的孩子抱到了怀里,转身就朝着楼上走去。


  “好了好了……来吧,是时候上楼接着睡个好觉了。”




  “……你总是这样敷衍我。”


  小小的孩子将脸埋进自家兄长虽然还不够成熟,但对他来说仍旧已经足够宽阔的胸膛,像是不甘心般的,轻声抱怨了一句。




  与平日里他故作成熟的小大人作风不一样,此刻这稚嫩的声音只是难得纯粹地带着孩子式的委屈,就像是在单纯地撒着娇一般地嘟囔着——




  于是搂抱着孩子的少年禁不住悄悄收拢了手臂,在半是无奈半是忍俊不禁似地轻舒了一口气后,他伸手拍了拍孩子蓬松的黑发:


  “因为这并不重要——就算我们差很多,我也还是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好吗?”




  “……”


  Hiro没有说话,他只是偷偷收紧了抓着Tadashi肩膀衣服的手。




  传入耳中的脚步声随着发出轻微摩擦声的楼梯而有节奏地响起来,Tadashi走得很慢,或许是因为不希望吵到此刻还在熟睡的卡斯阿姨,又或许是因为最近又长大了一点的他抱起来更吃力了……Hiro这样想着,不禁感觉有些恍惚。




  怀抱着他的少年身上传来的熟悉的体温带起一阵昏昏欲睡感,Hiro憋下一个哈欠,伸手揉了揉眼,迷迷糊糊间感到那些原本还被他自己含在嘴里的,因为扭捏而不愿说出口的话语,此刻已经要控制不住地溜出嘴角了:


  “可是,像刚才那样,你替我拿我够不到的牛奶……还有这之前的很多很多事,都会让我觉得……我离你似乎还很遥远……而且,我、总是像这样需要你……”




  昏睡感渐渐压上眼睑,孩子闭上眼,隐约染上哭腔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在自己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这样呢喃着继续说道:


  “我只是……想要快点长大。就像你总是为我做些什么一样……我也……”




  “……”


  Tadashi停下脚步,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是低头吻了吻已经睡过去的孩子柔软的黑发。




  以娴熟的姿势将孩子放到床上后,他同样轻手轻脚着上了床,在拉过被子的同时贴近孩子,眯着眼亲了亲孩子的额头,这最后才像是自言自语般的,极轻地嘟囔了一句:


  “其实只要你愿意,大可以直接和我撒娇……毕竟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




  “……那么晚安,Hiro。”




  *




  没有任何前兆。




  只是很突然的,Hiro就在深夜梦到了小时候的事。




  “……唔——”


  少年皱着眉踢蹭掉身上的被子,因为脑海中断断续续回播着的记忆片段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梦呓声。




  在睡梦中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猛地惊醒的Hiro呻吟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困倦感此刻依旧牢固地黏连在眼皮上,他在一片漆黑中茫然四顾了一下,呆楞着低唤了一声:


  “……Tadashi?”




  这声音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清晰,Hiro被自己无意识发出的这个声音吓了一跳,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他沉默下来,一点点抿紧了嘴。




  脑海中回旋着闪现着的片段,带着令他心慌意乱的头晕目眩感,就这样一点点清晰起来——




  Tadashi坐在他面前看着他,像是有些困扰与讶异般地挑了挑眉毛,嘴角却漂亮地上扬着,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模样。




  【……为什么我们差了这么多?】




  Tadashi总是带着善意的调侃的声音,含着认真与包容,就像是要抚去他心底所有的惶恐与不安般的,就这样温柔地在脑海中扩散开来。




  【……就算我们差很多,我也还是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好吗?】




  “——”


  像是感到头疼到无以复加般的,Hiro伸手捂住渗出冷汗的额头,双手颤抖了好久,最终还是一点点移到了紧闭着的双眼处。




  【可是,像刚才那样,你替我拿我够不到的牛奶……还有这之前很多很多事,都会让我觉得……我离你似乎还很遥远……而且,我、总是像这样需要你……】




  脑海中的孩子的声音带着压抑着的哭腔,一刻不停地颤抖着,明明听起来是这样的稚嫩和软弱,却又似乎包含着巨大的力量,就这样一遍遍在他体内来回轰响着,轻而易举地就击中了他心底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




  【我只是……想要快点长大。就像你总是为我做些什么一样……我也……】




  心底深处有什么一下子碎裂开来,从中满溢而出的温热的液体,猝不及防地漫过他的四肢百骸,最终从他眼角的缝隙溢出。




  “——”


  Hiro一点点收紧牙关,感到喉咙一阵发紧,整个人都被突然袭上心头的空虚感折磨着。明明濡湿的手掌心上蔓延开的湿润感是如此温暖,他却感觉全身都透出了一种不可言喻的冰冷。




  “……为什么……”




  “……明明说过要一直陪着我的啊……!”




  “……这下子,我就算长大了,也仍旧无法为你做些什么啊……”




  “……”




  他一点点压低身子,就像个丢失了最为珍贵的宝物的孩子般的,最终还是委屈地呜咽着,难过无比地哭了出来。




  窗外已近破晓,黎明前的稀薄阳光带着微凉的寒意,一点点努力攀爬上了少年控制不住地颤抖着的脊背。


  从他指缝间滑落的泪水,就宛如自一片血淋淋的疼痛中挣扎着凝结而出的珍珠般闪着光,眨眼间就晕染成一片湿润的凉意。




  ——转瞬之间,又即将会是宛若新生般的一天。




  *




  今天也还是一样,在这个残忍地将你永远留在过去的世界,今天的我,今天这个被迫学会了独自成长的我,也还是会好好地跨出脚步,勇敢地朝前迈进的。




  这样的话,有好好地在这个你所喜爱的世界迈步前进的我,就算偶尔还是会因为这份对你的思念而落泪痛哭,也是可以的吧。




——




本来是想写甜一点的,但果然还是……笔力有限orz


(小小声:希望没有错别字希望没有错别字……



评论

热度(22)

  1. 逝.冀葡堂堂 转载了此文字
    看哭了